萨拉热窝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百年潮丨丧钟为谁而鸣,我的西班牙内战之 [复制链接]

1#
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http://www.paisufa.com/m/

作者简介

袁晞,祖籍沈阳,生于北京,在成都上小学、初中,后在四川农村插队,在工厂当工人。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8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获文学学士、法学硕士学位。曾在新华社工作,近二十年一直在人民日报工作。出版有《〈武训传〉批判纪事》(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渐渐清晰的世界》(大象出版社出版)《社论串起来的历史》(人民出版社出版)等书。

原题

我的西班牙内战之旅

作者:袁晞

夏日午后,我们跟随马提奥(Matteo)先生来到马德里西郊风光旖旎的田园之家公园,寻访西班牙内战的遗迹。这是爱彼迎(Airbnb)的体验活动之一。爱彼迎是联系旅游人士和有空房出租的房主的服务型网站,近年来又推出了许多旅游体验项目,有艺术、美食、历史、户外运动等等,项目由当地人设计、当地人带队讲解,为旅行者提供更多深入了解旅游目的地的机会。

西班牙内战宣传画

血与火的土地

马提奥先生设计了西班牙内战探索之旅,在湖泊(Lago)地铁站集合后,他介绍说,他的学业是西班牙历史和文学,在马德里住了十多年,专注于内战研究和史料收集。相互介绍时,伦敦来的芭芭拉女士说,她对西班牙这段历史感兴趣,我说我也是。

马提奥先生向芭芭女士和我们一行四人概述了内战的过程,之后便带着我们走进田园之家,满目是林木和绿地,偶尔见到游人,公园显得很空旷,马提奥说夏天马德里人多去海边度假,公园的人比平时少。他边走边讲内战的历史,也回答我们的问题。

他告诉我们,脚下的土地是当年共和国部队和国际纵队的防线,走了几百米后,慢慢爬上山坡,快到坡顶时,路边有水泥地堡,马提奥先生说这是佛朗哥民族主义者军队的掩体,后面是其炮兵阵地,从这里炮击共和国控制的马德里市中心和王宫。

从山坡上远眺,可以清楚地看到东边一两千米外王宫的尖顶,晴空下美丽的马德里城也尽收眼底。

西班牙内战爆发于年。

引发内战的矛盾不是突然激化的。年西班牙推翻君主制,成立共和国,政府的改革失败,原有的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左右翼势力互相攻击,工人罢工、农村骚乱,旧势力军人和宗教人士不满,如伯内特?博洛滕在他的专著《西班牙内战:革命与反革命》中所说:整个国家的“社会环境不仅在物质生活方面、而且在道德观念方面变得越来越恶劣。”

共和国政府在左右翼之间几经反复,年月左翼联盟人民阵线夺回政权,再次变更政策,引起民族主义、保皇派、法西斯主义等政治势力的极度不满。7月17日驻西属摩洛哥和加那利群岛的西班牙殖民军在驻军指挥官弗朗西斯科?佛朗哥领导下发动叛乱,内战开始。

佛朗哥佛朗哥究竟是谁?

佛朗哥和他的部队、包括由摩洛哥人组成的外籍军团被德国和意大利的飞机和舰船运送到西班牙本土。佛朗哥曾是西班牙最年轻的将军,担任过陆军学院院长和陆军总参谋长(有点像国民革命时的蒋介石),在军队中有人脉和号召力。正是新政府免除了他的军权,将他外放加那利。有记者问:“你不得不在西班牙半数的国土上杀出一条血路?”佛朗哥笑了笑:“我说过了,不惜一切代价。”

共和国虽有美好的社会理想,但其领导集团成分复杂,共和派、社会党、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加泰罗尼亚统一社会党、无政府主义者,有两大工会,还党内有党、派内有派,社会党就有左派、右派和温和派。各党各派从来也没团结起来,而是相互猜忌,相互争斗,被称为“内战中的内战”。

共和国的军事组织也十分混乱。由于政府缺乏与军事叛乱作战的必要兵力,在前线打仗的重担落在工会和政党肩上。共和国总统曼努埃尔?阿萨尼亚回忆说,各政党和组织均组成了规模不等的民兵武装,“没有任何计划性,按照自己设定的目标,各支部队在民兵选出的指挥官的率领下,兴高采烈地奔赴前线。没有人服从军队的纪律。”

一位共和国的职业军官说:“即使是在每支部队的内部,命令也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另外,由于前线存在着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力量,所以,袖手旁观别人的失败使它们感到某种满足。”各级指挥部对相邻防区甚至同一防区的军事计划,或是一无所知,或是根本不予考虑。前线作战始终被派系分歧所困扰。

佛朗哥很快在反叛阵营确立了自己的领导地位,他的部队的战斗力主要依赖于有严明的纪律、严格训练和专业骨干队伍的外籍军团以及德意提供的新式飞机。

两军比较,强弱分明,佛朗哥方逐渐占据上风。国际势力也愈加介入。德意两国支持佛朗哥的民族主义军队,英国、法国、墨西哥和苏联站在共和国一边。

国际纵队一场世界新格局的“预演”

尽管战争一开始意大利和德国的军火就运往佛朗哥的据点,英法两国仍害怕伊比利亚半岛的战争引起一场欧洲大国间的战争,像发生的那样。法国外长德尔博斯建议,在欧洲强国之间达成一项协议,保证不用军需供应、财政支援和志愿军在西班牙进行干预。所谓“不干涉政策”。

这个建议在年8月底被各列强和多国接受,从而又导致设立一个国际委员会来监督协议的执行。9月9日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善良的人们以为这样可以摆脱困境。

事实上,协议没有得到尊重,委员会从第一次开会起就形同虚设。德意和葡萄牙的大量武器仍源源不断地涌往佛朗哥的阵中。而9月初第一批苏联顾问和军火也到达马德里。西班牙共产党在政府中占据重要领导职位,并听命于苏联人。同时,共产国际的代理人开始控制西班牙政府军队和与之并肩作战的非西班牙籍的志愿兵组成的国际纵队。而总策划和总指挥是坐在克里姆林宫里的斯大林。

西班牙开战曾让斯大林左右为难,不干涉,等于放弃革命,让法西斯得逞;干涉,则会破坏与英法达成的“集体安全”策略。没有找到两全之策的斯大林还是选择了援助共和国,但不能像墨索里尼那样明火执仗。

佛朗哥军11月逼近马德里,共和国军在国际纵队的支援下在城郊挡住了敌军的进攻。国际纵队官兵的勇敢和经验在战斗中起到的关键的作用,也激励着民兵继续抵抗,同时让马德里人感觉到他们不是孤军作战。

响彻世界的口号

“保卫马德里!”一时间成了全世界民主人士的口号。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佛朗哥代表的法西斯主义获胜,文化和思想的自由将被扼杀。

佛朗哥军暂停了猛攻,双方战线在马德里四周胶着。其他战场虽有互有胜负,佛朗哥军还是占有优势,并扩大了地盘。

希特勒的如意算盘是自己出武器,让意大利更多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