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热窝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华为的战争,崩解的世界 [复制链接]

1#
年,美国驻亚洲经济强国大使约瑟夫·C·格鲁,给美国国务卿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大使直言不讳地表示,不要切断日本的外部联系,给这个帝国一些经济空间,否则:

他们将被迫用武力开辟自己的经济帝国。

但美国正在与历史性的经济衰退作斗争,整个国家弥漫着浓重的经济民族主义气息,白宫对格鲁大使的警示充耳不闻。

格鲁写完信的六年后,蒋介石请求美国冻结中国在美资产。二战中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在中国与美国关系最好的时候,中国却要求亲密战友冻结自己的资产。94年7月26日,美国宣布冻结中国、日本在美国的资产,并对日本禁运石油。

这带来了人类历史的拐点,几个月后,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加入二战。

今天,美国决策者被与另一个亚洲经济强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抗所淹没。而且,与年代一样,脱钩风行一时。

年代的经济脱钩是90年代开始的经济大分裂的一部分,大分裂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也终结了~94年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

0黄金时代

茨威格出生于88年,刚刚迈进青年,就迎来欧洲经济狂飙的十年。

所有人都觉得盛世永久,未来灿烂,中产阶级以知识为荣耀,埋身于教育孩子,恨不得家家都出一个博士。

茨威格的童年被作业和补习填满,除了德语,他还要学习包括古典希腊语在内的五种语言,比百年后北京海淀的孩子厉害多了。

进入大学后,他才发现,脱离了父母的管束,绝大部分的同学将学术抛之脑后,戏剧是最热门的话题,演员是最令人羡慕的职业。

行人在帝国的街道上讨论歌剧,明星的画像挂上证券交易所,八卦如季风永不停歇,人们在盛世中快乐至死。

日子过得轻快。茨威格和帝国的明天——他的同学们,抄着席勒的诗,看着尼采的书,欣赏无尽的艺术展,观摩人体解剖。

他们停驻在多瑙河边的咖啡馆,翻阅那里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报刊。窗外河水的波光,就像时代闪亮的黄金碎片。

报纸上说,柏林面积一年比一年大,博物馆在帝国各地拔地而起,中产阶级将电话装进浴室,海外殖民地给帝国带来无尽的财富,只要办企业就能发财,房产、股票、古玩都在升值。

和千年前的罗马帝国一样,繁荣与兴盛推动了自由和开明。游泳池抽掉分隔男女的挡板,女孩除去脸前的面纱露出青春的笑颜。

年轻的帝国官员开始跨国旅行,东方快车穿行白昼黑夜,人们从瑞士圣女峰的高处飞驰滑下,耳边是畅快的风。

电影、广播、留声机吞噬时间;火车、汽车、自行车压缩空间,而欧洲各大学,迎来大师井喷的年代。

年的一个夏夜,法国工程师驾驶着自己设计制造的飞机,飞越英吉利海峡,整个欧洲都在欢呼。置身欢庆成功的队伍中,茨威格忽然恍惚:

如果飞机可以轻易飞越国界,那么是不是国界已没必要存在?

那是全球化最炙热之年,未来散发着诱人的甜香,和平稀松平常,乱世是极遥远的词汇。

茨威格想起他9岁那年,望见齐柏林飞艇停在比利时大教堂上空,底下聚满了欢呼的民众。缓缓飘荡的德国飞艇随着气流浮动,如同在向千年教堂低首致意。

是夜,一个比利时朋友告诉他飞艇坠毁,说时眼含热泪,并未因飞艇是德国的而木然。

茨威格出生后0年,韩寒来到这个世界。7岁时,他从新闻联播里看到广场上的躁动,锐意的思潮在脑海里激荡。

6岁的韩寒,一篇《杯中窥人》名扬天下,以小见大批判民族劣根性。他退学出书,讽刺教育,《三重门》传销中国。

年,他把《三重门》版税全砸进赛车里,组建了极速车队,这一年中国正式加入WTO。

在全国锦标赛上,他一脚油门下去,噼噼啪啪声中,排气管掉在地上。大车队的赛车,伴随噼噼啪啪排气管声,呼啸越过他的破车。国人正担心“入关”后,狼来了,中国经济能顶住嘛。

年,韩寒开博客,在网络上驰骋,中国经济也高歌猛进。

韩寒在博客上讨论地震重建、三聚氰胺、高铁出轨,成为中国新一代的希望;罗永浩的牛博网聚集一批知识分子;咪蒙在《独唱团》的创刊号,以一篇《好疼的金圣叹》惊艳亮相,她写道:

社会表彰活着的顺从者和死去的叛逆者。

这是韩寒赛车夺冠的时期,是公知们狂欢的年代,是中国经济披荆斩棘的时代,也是中国与美国、中国与世界接触融合的蜜月期。

青年们在互联网上聚集,即时交流着全球各式的信息。跨越重洋的海底光缆里,跃动着比特的辉光。

夜上海重新变得沉醉,工厂遍布神州大陆,移动电话变成了生活的必需品,高速公速上挤满了私家车,房子成为财富密码。

每年9月0日,苹果发布会,韩寒和罗永浩都候在电脑前,全世界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新的电子产品现身,一起度过这消费的狂欢节。

这是二战后全球化的全盛时期,中国成了“世界工厂”,美国成了“科技中心”,全球化带来美国、中国的繁荣,高效的劳动力市场依赖全球协作,复杂的供应链依赖及时交付,高度杠杆化的经济依赖大众消费。

在畅销全球的《世界是平的》书中,托马斯·弗里德曼写道,由于科技特别是网络技术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时空距离骤然缩短,整个世界缩成一个“村落”——地球村。

02世界崩塌

多年以后,茨威格一直努力探求黄金时代骤然终结的秘密,他寻找到的答案是:

力量过剩。

悠长的和平年代,人们享受的不是田园牧歌的生活,而是蒸汽与机械的轰鸣。与工业革命相伴的是生产力的迅速发展,自由贸易的攻城掠地,市场力量的不断释放和托拉斯垄断怪物的产生。

经济的繁荣,推动财富野心的膨胀,摩擦先从大企业开始。

奥地利农场主仇视塞尔维亚农场主;汉堡航运对抗英国白星航运;德国克虏伯和法国施耐德水火不容,都想外销更多的大炮。

托拉斯之间的角力,很快上升到国家层面,每个国家都展示着自身的强大,外交官开始互相恫吓,民众的愤怒如野火般蔓延。

一战爆发前夕,丘吉尔曾这样描述民意:

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各国对物质繁荣还不满足,热衷于内部和外部争吵……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世界想吃点苦头。显然,各地的男人们都渴望冒险。

94年春天,茨威格携女友到巴黎旅行。在郊区电影院看电影时,电影开场前出现了德国皇帝出访的新闻画面。全场亮起尖利的口哨声,人们都在疯狂跺脚,耻笑辱骂声惊醒了茨威格,他发现那副黄金画卷已撕出裂痕。

即便如此,大多数人仍没看到或者回避危险,年轻人在追逐明星,学者在评论艺术,商人在寻找商机。

夏天时,茨威格到达比利时避暑,海滩上青春美好的身体仍洋溢着幸福。报童兜售着大国冲突的新闻,游客脸色阴郁地扫一会儿,就丢下报纸扎进海里畅游。

后来,比利时街头出现武装士兵,军犬跟在士兵脚后,旁边的街垒上架着机枪。

黄金时代突然进入荒诞的剧情走向,滑向不可预测的方向。

最终,萨拉热窝枪响,漫长和平终结,默契的列强摔杯为号,投入到绞杀生命与繁荣的战争。茨威格说:

世界就像一只土制的空罐似的击得粉碎。

海滩变得空旷,人们涌向车站,逃离这撕裂的世界。

茨威格赶上去德国的最后一趟列车,在从德国转车去奥地利时,他听到了列车门后,刺刀划过地面的声音。

韩寒没有纠结公知突然从神坛走下的原因,接受《人物》采访时,他否定自己的博客岁月,称那时的自己不过是:

高等键盘侠。

他迅速向这个强盛的时代屈服,开始反思偏激,反思退学,锐利的韩寒消失了,自信的韩寒消失了,他说:

在大家的心目中我是一个翩翩少年,提着一把大宝剑,要去改变世界。但是,宝剑难道不要钱吗?…商业也是才华的一种,很多有商业才华的人是真的在改变世界……

高铁走向世界,留学生遍布全球,新贵们推高奢侈品价格,日本打开大门迎接中国的游客。中国的强盛改变了世界,也带来了摩擦。

美国中部的蓝领工人仇视中国的工厂,日本富士通忌惮华为的实力,太平洋舰队严密监视人民海军。

最终,特朗普扣响了扳机,打响了和中国的毛衣战,中兴和华为受到制裁,中国的人才计划受到调查,先进制造计划不再提起。特朗普宣称: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我们以牺牲美国工业为代价使外国工业赚得盆满钵满。

网络上的声音越来越纯化。厦门PX事件的代表连岳变成了屠龙少年;原来天天跑步测北京PM2.5浓度的老潘,现在心无旁骛地学习Python;牛博网创始人罗永浩不愤怒了,在直播时打上泡沫刮胡子。

人民富豪被狂喷,入关成为年轻人的愿景,世界的崩塌变得可以接受。

03和平终结

在归国的火车上,茨威格盯着远处的点点灯火,一辆火车交错而过,平板货箱上罩着帆布,但大炮的形状仍然可辨。

此时,奥地利已向塞尔维亚宣战。在车站,茨威格见到大量刚刚征召入伍的新兵,新兵非常亢奋,一如半年前他在巴黎电影院里遇到的观众。

德皇威廉二世信心满满的鼓动即将开往前线的士兵:

叶落之前你们就能返回故乡。

乐观、欣喜、忘乎所以的情绪笼罩整个欧洲大陆,战争是预谋以久的狂欢。

全球化结束了,黄金时代结束了,漫长的和平终结了,唱片仍在留声机里缓缓转动,但世界已不再相同。

在奥地利和德国,人们摘下带有英文法文的招牌,淑女发誓一辈子不再讲一句法语,莎士比亚的剧目被禁演,来往的信件必须印上“上帝惩罚英国”,工人们在酒馆争论,胜利后向法国索取的战争赔款,应该是亿还是5亿?

美好的一切一夜之间破碎。

曾经让茨威格的比利时朋友哭泣的德国飞艇,飞临巴黎扔下五颗炸弹,带去战争的恐惧。还于94年8月5日,轰炸比利时的列日要塞。

茨威格还是在多瑙河边的咖啡馆里获知国际消息,窗外的河水让落日映照得血水般阴郁。

多年后他写道:

我们的今天和我们的昨天与前天之间的一切桥梁都已拆毁。

韩寒不愿再做“键盘侠”,但中国的网络战狼却蓬勃发展,在全球攻城拔寨,逼人道歉。结果让大多数外国人不喜欢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有史以来的首个《经济国家安全战略》,经济与国家安全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大流行成了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政治大礼。当西方国家普遍面临口罩、呼吸机和药品短缺问题,并考虑旅行者的病毒传播可能时,自由贸易、国际分工和人员流动带来的好处显得苍白无力。

美国人认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对此的支持超越了党派和教育水平的差异。

特朗普发动的毛衣战得到了美国人的广泛支持,75%的人认为美国应结束对中国医疗物资的依赖,包括N95口罩和布洛芬。

支持特朗普的人,86%认为是时候与中国脱钩了。即便是不支持特朗普的人,也有62%要求与中国脱钩。72%的美国人赞成强制要求拥有重要制造和技术能力的美国公司离开中国。

日本向其跨国公司提供了2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将生产搬回本土。日本还向那些离开中国,前往亚洲其他地区的企业提供2亿美元的激励。

美国在东西方之间编织“技术铁幕”。美国限制中国科技巨头华为从美国公司购买组件和软件,禁止芯片代工厂采用美国技术为华为代工芯片,美国还向欧洲盟国施压,要求禁止华为参与建设5G网络基础设施。

对美国发起的全面“技术战争”,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警告,如果华盛顿和北京摆脱过去四十年的合作关系,将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他说:

将有可能回到黑暗时代。

脱钩意味着撕毁全球供应链,冻结外国投资计划并烧毁华盛顿和北京之间过去四十年间建造的地缘政治桥梁。也意味着变得虚弱或衰弱的国际组织,美国认为世界贸易组织(WTO)促进了所谓的中国经济帝国主义。还意味着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经济萧条的兴起。

94年全球化的第一波突然崩溃,当时英国、德国和后来的美国相互交织的经济陷入困境,各国进入持续30年没有休止符的经济民族主义和自我毁灭的浪潮。

国际经济竞争变成零和、以邻为壑的竞赛,经济影响了安全。日本对原材料的需求导致其对满洲的占领,后来又创立“大东亚共荣圈”,这让格鲁大使在年代感到非常担忧。还导致对资源丰富的东南亚的攻击,最终驱使日本先发制人冒险发动珍珠港偷袭。

这一次,和平的幕布徐徐拉下,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

参考资料:.ThePopulistTemptation:EconomicGrievanceandPoliticalReactionintheModernEra,BarryEichengreen2.TheGreatChina-U.S.EconomicDecoupling,KeithJohnson,ForeignPolicy3.HowtoSaveGlobalCapitalismFromItself,RaghuramRajan,ForeignPolicy4.《巨变:当代政治与经济的起源》,卡尔·波兰尼5.《极端的年代:94~99》,艾瑞克·霍布斯鲍姆6.《帝国暮色:百年和平与繁荣的终结》,投研双杰7.《那个世界崩塌的盛夏》,摩登中产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